管理登录|内部网OA登录 |岭南医院|粤东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医院新闻 > 专家访谈 > 内容正文

悬壶济世,大爱无疆——访中山三院血液内科刘加军教授

文章来源:《三院通讯》 浏览数:1487 次 发布时间:2017/02/20                      

专家介绍

刘加军,医学博士、博士后、血液病学专家、博士生导师,中山三院血液科副主任,欧洲肿瘤学协会抗癌分会会员,广东省血液学会会员,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会员,广州市抗癌协会血液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委。从2006年担任国际著名SCI杂志Anti-Cancer Drugs 编委至今,并担任《中华临床医师杂志》及《临床医学工程杂志》等杂志编委,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科技论文在线”优秀审稿专家及特邀通讯评审专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评审专家,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委评审专家。British Journal of Hematolog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Oncology等著名SCI杂志审稿人,作为课题负责人曾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三项,省部级课题6项,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其中SCI收录论文20余篇(第一或通讯作者),2006年荣获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称号,2008-2009年被评为教育部科技论文在线优秀评审专家。

 

 

 

医道

——刘加军

医身心,治病患,时光荏苒三十年。

疾未央,医道漫,坎坎坷坷如尘烟。

听诊器,手术钳,医术医德刻心田。

医教研,莫等闲,且盼来日谱新篇。

  1. 医身心,治病患,时光荏苒三十年

    “我们那个时候,最受人尊敬的职业有两个,一个是教师,一个是医生。”刘加军教授如是说。高考后,在老师和家人的推荐下,刘加军选择报考了医学专业。

学医真的不容易,要说其中最艰难的一面,那就是考试了刘加军教授笑着说。“我们那个时候,最受人尊敬的职业有两个,一个是教师,一个是医生。”刘加军教授如是说。高考后,在老师和家人的推荐下,刘加军选择报考了医学专业。

学医真的不容易,要说其中最艰难的一面,那就是考试了刘加军教授笑着说。医学理论课的学习复杂而琐碎,面对堆积如山的课本、数之不尽的考试,不少人都要望而却步。学医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坚持,如果做不到坚持,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医学生了。提及求学往事,那些难度很大的课程内容,日常学习中的酸甜苦辣甚至解剖老师的一言一行,刘教授都能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求学的这段路,对刘教授而言,是独一无二的记忆,也是无比珍贵的财富。学医的旅途是漫长而艰苦的,而刘加军凭借着坚持不懈的精神成为医学院中的佼佼者。

自从他踏上临床岗位,他就没有停止过积累和学习,他从基础做起,踏踏实实为病人看病,切切真真为病人着想,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血液科医生。

医学理论课的学习复杂而琐碎,面对堆积如山的课本、数之不尽的考试,不少人都要望而却步。学医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坚持,如果做不到坚持,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医学生了。提及求学往事,那些难度很大的课程内容,日常学习中的酸甜苦辣甚至解剖老师的一言一行,刘教授都能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求学的这段路,对刘教授而言,是独一无二的记忆,也是无比珍贵的财富。学医的旅途是漫长而艰苦的,而刘加军凭借着坚持不懈的精神成为医学院中的佼佼者。

自从他踏上临床岗位,他就没有停止过积累和学习,他从基础做起,踏踏实实为病人看病,切切真真为病人着想,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血液科医生。

2.疾未央,医道漫,坎坎坷坷如尘烟

20113月,为了响应党中央、国务院援疆的号召,刘加军教授赴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执行援疆任务。“当时下来的要求是,去喀什第一人民医院帮助建设血液科。人家要水平高的,我想,那就我去吧。”就这样,刘教授报名参加了援疆的队伍,成为了这支援疆队伍中年龄最大的医生。“我爱人知道后,整整哭了一夜。”刘教授回忆道,“我也没有告诉我的父母,怕他们担心,在新疆的时候我也一直用广州的号码和他们联系。”

从无到有,呕心沥血

据刘教授回忆,当时的喀什第一人民医院血液科,只有一名汉族的医生,五张床位,还有两名刚刚调去血液科的维族医生。“最一开始他们是不怎么信任我的,我是光杆司令啊,”刘教授笑着说,“整个一层楼都是空出来的,院里任命我是血液科主任,其实连个科都没有。”

面对这样的困难,刘教授没有退缩,一方面,他坚持用纯真圣洁的爱心呵护病人,挽救了一个个危重病人的生命,把生命濒危的兄弟姐妹重新拉回人间。一次查房中,刘教授见到一个呼吸困难、病危的维族年轻病人,其他医生均已表示无能为力,家属也已放弃希望,准备将病人带回家。刘主任在经过仔细的体检以及胸部CT查之后,判断病人是肺部真菌感染,还有抢救的希望。纵使面对病人和家属的强烈抵触与不信任,刘教授仍然坚持把病人留下来进行救治。经过了两天的用药治疗,维族小伙子病情快速好转,呼吸也顺畅了许多,刘教授再去查房时,他主动掀开上衣让刘教授检查。七天之后,小伙子痊愈出院。事后,刘教授语重心长地告诉维族同胞们:“有些病是可以治疗的,我是来援疆的,是来帮助你们的,如果这样你们还不相信我,那我就是白来了。”自那之后,许多人都慕名前来,喀什第一人民医学院血液科声名鹊起。“那里的人们都是很淳朴的,病人的依从性非常好,”刘教授这么评价道,“尽管因为民族的问题他们对我们有些戒备甚至排斥,但是我们都是用真心去对待他们,希望能把他们治好。”

另一方面,刘教授致力于提高血液科业务水平,扩大科室规模。他为全科室医生和护士制订了详细的学习计划,经常利用晚上休息时间给科室的医生上课,把自己潜心总结出来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科里的每位医生。刘教授对大家的要求也很严格。在他看来,好医生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心,即使技术水平一般,有些问题拿不准,责任心也会驱使你主动去查阅资料或者请教老师。为了更好地帮助新疆地区卫生系统的广大民族医生更好地了解、学习血液系统疾病,援疆期间,刘教授主持编著了维汉双语的《简明血液病学》,这是全国唯一的一套维汉双语的简明血液病学教材。与此同时,科室也在逐渐成长,从一个只有1名医生,5张床位的新建科室,变成一个有12名医生,60张床位的大科室。

医者仁心,大爱无疆

刘加军教授生活节俭,可每当病人经济有困难时,他就毫不犹豫地尽自己所能给予帮助。大家都记不清他到底帮助过多少个病人,代垫了多少钱。可是,大家都能感受到他对患者那颗赤诚的心。一位来自四川的民工,因血小板缺少性紫癜四处求医未果,慕名找到刘加军教授。因为治疗费用昂贵,他很快花光了他的积蓄。刘教授得知后,将自己当月补助的两千元,悉数捐给了患者,并且号召科室同事一起为病人排忧解难。经过近半个月的精心治疗,病人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但出院时,他却连回家的路费都无力支付。刘加军教授主动掏出600元塞这位民工兄弟。临走时,病人夫妇感激地要跪拜刘加军教授,刘主任立即将他搀扶起来,握着他的手安慰他

在新疆的生活是艰苦的,喀什地区年降雨量少,气候干燥,尘土飞扬,自然条件极为恶劣,刘加军教授刚去时并不适应那里的气候,刘教授自己也说,在新疆的生活,是越过越苦的。但是这三年中最为刺痛刘教授的却不是那里恶劣的环境,而是这样一个病人:

2011年,18岁的姑娘阿依古丽,高考结束后一直“感冒发烧”,在当地经过一个多月治疗未愈,转诊至喀什第一人民医院血液科。刘教授发现她胸骨压痛,立即对她进行骨髓等检查,确诊为急性白血病晚期。患者中枢神经等多个部位已经被肿瘤细胞严重破坏,尽管经过积极抢救,阿依古丽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不想放弃啊,她当时都收到了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啊。”刘教授回忆起这段经历,反复叨念着这句话。年轻生命的逝去深深刺痛着他的内心世界为了挽救更多的生命,刘教授与科室的医务人员一起,在病房的候诊大厅里通过宣传栏等各种手段对血液病的各种早期症状、预防及治疗措施等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使更多的病人能够做到早期诊断和有效的治疗。

重任在肩,选择坚守

一年半的援疆工作转眼就要过去,刘加军教授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决定——他要留在新疆,再干一年半。问起刘教授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刘教授不假思索地答道:“那时候科室的建设正处在关键时期,发展势头正好,我如果走,我怕它的发展会停下来。这对病人、对医院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另外呢正好医院也在创三甲,我一走学科带头人就没了。这也算我留下来的一个理由吧。”所以当同行的伙伴都收拾好行李,踏上回家的路,刘教授却一如既往地穿上白大褂,走进那个他一手办起来的科室。“他们都说我傻,但我知道,我还不能走。”刘教授如是说。“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援疆意味着一种责任、一份义务、一次机遇,更代表着人生征途上的一次挑战。选择了援疆,就意味着要不辱使命、吃苦耐劳、战胜自我,更要圆满完成党和政府交给的援疆任务”。这是刘教授的肺腑之言。

3年的援疆之路终于走完,回望那段时光,刘教授有些出神地说:“我在那里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医生的职责所在,也见识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当我走的时候,有人感到难过而哭泣。我觉得我的职责尽到了,我对我援疆的选择无怨无悔。”

3. 听诊器,手术钳,医术医德刻心田

刘教授在访谈的过程中,提到了他对医生这个职业的理解,他说,“医生是上帝伸向这个世界的唯一的手”。医生就像一座桥梁一样,桥梁的一边是人间,而桥梁的另外一边就是地狱,医生的职责就是要坚守在这座桥梁上,把病人从病魔的手中挽救回来。在刘加军教授看来,一个优秀的医生,医德与医术同样重要。“你的医术好,才会有病人信任你,来找你看病。倘若你没有医德,你对病人冷漠,把病人分等次,那你也不能成为一个好的医生。你上上心,就能挽救一个生命,你稍微疏忽,一个病人可能就永远拉不回来了。”刘加军教授还说,与患者的沟通很重要。医学不仅是救死扶伤、挽救生命的科学,医学更是人学。一个好医生,需具备较强的同理心。“有些患者对抵抗疾病的信心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在和他们交流时笑得和蔼一点,把病情解释得清楚一点,回答疑问时耐心一点,病人有什么困难时,自己力所能及地帮助一点。对病人来说,换回的可能就是生命。”

刘教授的桌子上挂着两个精巧可爱的挂件,那是一个他治疗的患白血病的小姑娘送给他的,刘教授收下了小姑娘这份可爱的心意,并且仔细地保存至今。我们能感受到医生与病人之间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的那份温情。

开头的那首诗,是刘教授对自己医生生涯的总结,“医术医德刻心田”正是这位从医三十余载的医者心中最伟大的坚持。


上一篇: 杏林春风桃李情 砥志研思徳医心 下一篇: 纪念建院45 周年老教授访...